*和風 *BL *CP:佑輝(我私心 怎樣((遭毆 *硬是要打在同一篇但其實有兩三篇的分量

-

當烏鴉啼叫時,便是我離開之時

即使要我殺掉世界上所有烏鴉,我也要和你多聚片刻

/

全圓佑戀愛了,但貴為將軍的兒子,他愛上的是一個男人

全圓佑對那人完全不了解,只知道他是個男人,而且那個人只會在晚上出現,還有他叫文俊輝

這晚,全圓佑又從家裡跑出去了,為的不是別的,就是為了見文俊輝一面

他走到鳥居前,左顧右盼了一會兒

確認周遭沒有人後,加快腳步走進神社

在一群櫻花樹中間的空地,全圓佑停下了腳步

「俊阿,是我」全圓佑在那棵最高的櫻花樹下喊著

大約五秒的靜默後,文俊輝從櫻花樹後出現

看見來的人是全圓佑,文俊輝立刻撲到對方懷裡

「圓佑阿,怎麼這麼晚來啊」文俊輝撒嬌似的問道

「抱歉抱歉,甩掉那老頭和他手下花了一點時間」全圓佑邊說著還邊摸文俊輝的頭髮

「後天,就是祭典了,這邊應該會變得很熱鬧吧」文俊輝把頭從全圓佑胸懷中抬起來,望向櫻花樹之間的遠方

「這樣很不錯啊,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混進來神社了」全圓佑和文俊輝相視而笑

/

隔天早上,文俊輝久違的起了個大早

「早晨的陽光真是令人渾身不對勁阿」他邊伸懶腰邊打了個呵欠

一出家門就看到一隻黑色的烏鴉站在草地上

純黑的烏鴉令人不寒而慄

他卻不以為然的說到「說吧,天照那又有什麼事了」

烏鴉把嘴上的信紙放在地上後,朝著天空展翅飛去

「真是的」他蹲下去撿起信紙,打開一看,整個人像雕像一樣凍住了

頓時,烏鴉飛起,樹枝被震的沙沙響,他手上的信紙就這樣直直落到地上

「不是吧...我不想..走...圓佑...我不想..離開...」他口中喃喃念著什麼,一滴淚就這麼從眼角滑落

【當七夕後,烏鴉再次啼叫時,天界之門將會開啟,屆時就是天狐消失在世上之時】

/

文俊輝捲起身體縮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半,心情還沒從昨日的衝擊中回復

突然,他從床上坐起來

「今天晚上還要去神社,一定要見到他」

他暗自下定決心,今晚就全部說出來吧,可以見面的次數,已經是最後幾次了吧

他在神社裡繞了幾圈,平時清幽的樹林因為祭典掛滿了紅色燈籠

神社前的廣場上架設了一個舞台,同樣掛滿了紅色燈籠

參道上是一隻又一隻的狛狐,在狛狐後是一家接著一家的攤販,文俊輝順路買了兩支棉花糖

他走到他們這幾個月留下美好回憶的所有地點

不論是被拿來打水仗的水手舍

還是在賽錢箱旁聆聽銅板落到木箱內的悅耳聲響

還有年初和他一起去求的籤和守護符,守護符現在都還帶在身上呢

每個地方,都可以看到全圓佑的身影

最後,他走到了他們最初遇見的地方,可能也是最後一次見面的地方

那片樹林

第一次見面時,那裡就只是樹林,沒有任何木牌,也沒有任何燈籠

全圓佑那時迷了路,就這麼走到這裡來了,他雖然迷了路,卻也不慌張

就只是喊著「有人嗎」我當時為什麼會這麼好心的去幫他,我也不知道

可能那時候,我就喜歡上他了吧

「俊阿,我來了」從不遠處傳來的低沉嗓音將文俊輝拉回了現實

「昂昂昂,是圓佑,吃棉花糖」文俊輝又像一隻小貓一樣撲到全圓佑身上,還把手上的棉花糖塞到全圓佑嘴裡

「甜甜的,謝謝」全圓佑嘴裡吃著棉花糖,用手揉了揉文俊輝的頭髮

這是全圓佑的小習慣,把文俊輝當小動物來揉頭髮和抓下巴

文俊輝也很喜歡被全圓佑這樣揉頭髮和抓下巴,所以沒特別反抗

文俊輝雖然吃著棉花糖,臉上的表情卻是苦澀的,掙扎過後,他還是開口了

「圓佑阿,我不久後好像就要離開了」文俊輝冷淡的不像在說自己的事

「離開..什麼時候」全圓佑聽到之後靜默了好一陣子                    

「七夕後..吧」文俊輝緩緩的說

「不管未來如何,我會珍惜現在與你在一起的這一刻,即使到未來也永遠不會忘記」全圓佑靠在文俊輝的肩膀上

「本來想當慶祝我們在一起半年才帶來的,現在只能拿來當惜別酒了」全圓佑苦笑著拿出了清酒和幾盒點心

「坐下吧,看著樹林,配著點心,其實我還有些事要跟你說」文俊輝苦澀的笑容依然沒有退去

全圓佑坐在地上,伸手拿了一顆大福「圓佑阿,其實,我不是人類」

全圓佑吃著大福的嘴,停了下來「那,你是什麼種族」

文俊輝看了看全圓佑「狐妖」

忽然,全圓佑腦袋裡的所有問題都得到了解釋

為什麼文俊輝只在晚上出現,早晨的陽光會令狐妖不舒服

為什麼文俊輝只會在這個稻荷神社裡面出現,稻荷神社的神使是狐妖

為什麼我像摸小貓般摸他頭髮或抓他下巴他不會反抗,因為他是狐妖

但是他可以化人形,也就是說,他還是隻天狐

經過全圓佑漫長的思考後,他終於開口了「俊阿,你是天狐對吧」

文俊輝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沒錯,我是天狐沒錯」

文俊輝苦澀的問「你不會離開我吧」

全圓佑抱住文俊輝「不管是狐妖還是人類,我愛的都只有你,文俊輝」

文俊輝望著櫻花樹,聲音裡帶著甜甜的氣息「神社裡的櫻花好美阿」

看著櫻花,全圓佑默默的開始喝著清酒,文俊輝看全圓佑開始喝酒也慢慢的跟著喝

明明是夏日,神社裡的櫻花卻從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綻放著

不是最豔麗的盛開,只是有些羞澀的半開

兩人在樹下飲著清酒,文俊輝臉頰微微發紅,看來是醉了

全圓佑不知道的是,酒,是妖族的大忌

接觸到酒,輕微一點的變回原形,嚴重點的法力全失,最嚴重甚至會喪失性命

文俊輝作為妖族,當然沒喝過酒,完全不知道自己酒量如何                                   ((作者劇透:酒量三杯醉

看似喝了很多,其實他只喝了幾杯,即使如此,他還是醉了

不知過了多久,全圓佑回過神來,發現旁邊應該要有文俊輝的位置上,文俊輝消失了

只發現一隻黑色的狐狸趴在全圓佑的大腿上呼呼大睡,全圓佑心裡也知道,這隻黑色的狐狸就是文俊輝

全圓佑去抓了狐狸的下巴,狐狸好像很舒服,抬起頭來轉了轉,又繼續趴回去給全圓佑抓

全圓佑突然發現,狐狸的身旁還有一張紙條,全圓佑看了不禁咬牙

「這就是他離去的理由嗎,那即使要我殺掉世界上所有的烏鴉,我還是要陪在他身邊」

「明天,就開始吧」

/

文俊輝一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偌大的房間裡

床邊的擺設不是自己熟悉的樣子

很空,很乾淨

文俊輝慢慢回想起昨夜的事

在神社裡繞來繞去,跟全圓佑說完那些事後在神社樹下喝了酒,再來呢...記憶就空白了

看來是被全圓佑帶回他家的,畢竟帶著一隻狐狸回家不會有人過問的

他這才發現,旁邊擺了兩個飯糰

拿起來吃了一口,嗯,是梅子口味的呢

正當他拿起第二個飯糰時,紙門被打開了

進來的是滿身汗水的全圓佑

「早安」「早」兩人之間只有簡單的問候,卻好像了解彼此的所有感覺

「早餐 還可以接受嗎」全圓佑看著他吃到一半的飯糰

「可以是可以啦,但好像沒跟你說過,狐妖是可以不用吃東西的」他一臉認真的看著全圓佑

全圓佑瞬間竟然想不到任何話來反駁他,只好說「那我之後就不拿那麼多食物了」

等全圓佑離開了房間,他想離開床舖

但走廊遠方突然傳來陣陣腳步聲

他趕緊躲到棉被裡

"刷"的一聲,紙門被打開了

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掀開了棉被

「什麼阿,原來只是一隻受傷的狐狸」

說著,把棉被蓋回去,離開了房間

棉被裡的文俊輝早就嚇的一身冷汗

將軍的氣場,果然不是假的

還好他離開了,不然幻象維持不久

等將軍走遠後,他從棉被的一角探出頭來

帶著一絲恐懼,又悄悄的躲回棉被

只是,這次不再是俊美的男人

是一隻小小的黑色狐狸

/

又過了幾天,離七夕大限只剩下一天

全圓佑到房間裡,想跟文俊輝說明天的事

進到房間裡,輕聲說到「俊,我來了」

文俊輝這才出現在全圓佑的視野裡

「明天,是七夕,神社會變得很熱鬧,我們去神社湊個熱鬧吧」

全圓佑像是不知道會發生在文俊輝身上的事一般,若無其事的說著

「好啊」文俊輝把心底的情緒藏得好好的,開朗的看著全圓佑

兩人都把自己偽裝的很開心,內心卻都是悲傷的

/

到了當天,時間感覺過得特別快,約定的時間一下子就到了

全圓佑打開房門,沒看到文俊輝,卻看到了那隻黑色的狐狸

全圓佑進到房間後,腦中突然出現了文俊輝的聲音

"全圓佑,我在用精神法術跟你說話"

全圓佑看來並沒有很訝異文俊輝用法術溝通

「好,所以你今天整天要用狐狸的型態嗎」

"當然沒有,這只是給你藉口面對你爸,到神社找個地方把我放下我就要變回來"

「我知道你很喜歡狐狸型態的」

當他這話一出,文俊輝急著想打全圓佑,但他克制下了想打人的慾望

"走吧,好久沒去神社了"

全圓佑抱著狐狸走出房間,但快走出家門時,碰上了他的父親

「去哪裡」父親用嚴苛的語氣說著

「狐狸的傷口好了,我要放他回去」他看著父親的雙眼,說著先跟文俊輝串通好的理由

「喔,那你去吧」父親看起來還是有點懷疑,但還是讓他出門了

/

佈滿星斗的夜幕降臨,繁星有如飄舞的雪片,感覺隨時都會掉在手中

神社內到處是來祈求愛情的男女,紅色的燈籠是唯一的指路標

重回那熟悉的神社,卻感覺好像少了什麼

樹林依舊矗立在那裡,狛狐也在那裡守候

神社後的小水流照常流動,從後山緩緩流到水手舍

迷你的小魚在水流中優游著,連平常慵懶的黑貓都坐在狛狐旁伸懶腰

阿,是少了曾經在樹上輕啼細語的鳥兒們呢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純黑的小身影,靜悄悄的在樹上休息

準備帶來,離別

/

當他們到達神社,在樹葉尖聚集的水滴快掉落的那刻,天空突然飄起毛毛細雨

他們慌忙的並肩跑向最初的樹林間,跑著跑著文俊輝漸漸慢了下來,全圓佑以為他累了也跟著放慢速度

全圓佑跑著跑著,正想轉頭去看文俊輝時,他的聲音從全圓佑背後傳來

「我知道的,你一直有去城外殺烏鴉」不知什麼時候,他停了下來

全圓佑想說什麼,但沒等他說出口,文俊輝又說了下去

「但,不管你殺再多隻烏鴉,天照派下來的烏鴉是不會死的」他的聲音中居然帶了一點點的哽咽

「這,就是我的命運」全圓佑看到他嘴角露出了笑容,雖然是真心的,但也帶了點無奈

兩人緊緊的相擁,他們都知道,這真的是最後一次的見面了

遠處,神社沉重的鐘聲出現

「圓佑,這次真的,再見了」他聽到鐘聲後反倒是很平靜

兩人閉上雙眼,吻住彼此的嘴唇,文俊輝堆積在眼角邊的淚水終於潰堤

帶著眼淚,輕輕的加深最後一吻

樹上那漆黑的烏鴉,就像鐘聲一樣準時的,啼叫了

只是一聲簡短的啼叫,卻幾乎穿過了整座天空

文俊輝的身影此時緩緩幻化成粒粒光點,如裊裊炊煙般漸漸飄散

從手腳有些透明,慢慢變成半透明,到剩下一些些殘影,最後完全消失

全圓佑眼中的眼淚終於滴落,他蹲在地上放聲痛哭

文俊輝的聲音從夜空中輕輕的飄來「圓佑,來世再見吧」

全圓佑仰望天空,只看到一粒光點落下

他打開雙手,只想接住那虛無縹緲的光點

光點落到他手裡,過沒多久,光芒漸漸消逝,如雪花一般,消失了

「好,我們一定還要再見」他眼角帶著淚,望著天上,努力露出笑容

願我們來世再相見。

-End-

神社原型是伏見稻荷大社 因為神使是狐 但是沒有那個千本鳥居ww

((謎:那個神社最大的特點就是千本鳥居 就這樣沒有了

給大家科普一下 天狐就是活3000年以上的狐妖 黑狐是北斗七星的化身 ((以上資料來自劇透的維基百科(?

我十分不捨的虐了我文俊輝((謎:才不是你的

我還虐了全圓佑 請各位不要打我(?

我發現我特別愛作死ww

單寫奇幻就算了世界觀可以沿用原本的世界

單寫架空就算了其他東西可以沿用現實

我特別愛作死 常常寫奇幻+架空ww

每次設定都想很久ww

像這篇是從八月初就開始想的

而且又完美的爆字數了(?

 

By.凜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凜翼/空鏡 的頭像
凜翼/空鏡

凜翼&空鏡的天文台

凜翼/空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芝麻
  • 凜翼每次更文都讓人很期待,設定超級酷的😎愛這個世界觀😎
    全圓佑被虐了!!!!!妳虐了我家圓圓!!!!!!沒事(##
    然後我才不會說看到佑輝嚇到😎
    p.s.我現在進化成任何西皮都吃了w
  • 就是一個自造孽寫奇幻架空ww
    我剛剛看了一下 破4000字了OAO
    圓不是你家的 但俊是我家的(?
    你要知道 我最近看了很多佑輝ww
    我其實都可以吃 只是有幾對不喜歡而已w

    By.凜翼

    凜翼/空鏡 於 2017/10/28 21:40 回覆

  • 抹茶
  • 凜翼終於!
    浮水了!!!(?
    天啊我好想你不知道最近怎麼的一直好想你嗚嗚嗚QAQ(緊抱
    芝麻#
    你知道其實凜翼的本命西皮是佑輝嗎哈哈哈XD
    他演唱會那天一個站姐問他說本命西皮是誰然後凜翼非常正值地回了佑輝#
    還有、
    虐了全圓佑嗚嗚嗚嗚QAQ
    虐了他QAQ
    文俊輝大壞蛋嗚嗚嗚嗚QAQ(((誰來把這個人拖出去#
    凜翼我好想你/////(偷親
  • 在我千思考萬思考之後((其實就是預覽圖出來後
    我終於下定新專輯了qwq 不過只買一張qwq
    抹茶抹茶我也好想你嗚卒卒qwq
    因為三本命隨便配裡面 只有佑輝不是冷CP qwq
    結果那個站姊本命CP好像是奎八www
    我虐了全圓佑怎樣咬我啊((真的被咬((倒地((無法拖抹茶出去
    ((臉紅

    By.凜翼

    凜翼/空鏡 於 2017/10/30 19:27 回覆

  • 吃糖米
  • 沒事的凜翼本人喜歡虐文!喜歡把自己虐到哭!(什麼概念?
    嗚嗚心疼圓佑心疼俊(淚
    這樣的設定好可愛啊~
    小狐狸文俊輝ㄏㄏ
    自動腦補了狐耳俊,
    萌出一臉鼻血(倒